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PETの岚的场合 第三十二话

在繁华的都市中央,有这样一所房子,主人杰尼斯桑经常不在家,所以就把看家的任务交给了自己的五只宠物。

利达犬,仓鼠伞,爱拔兔,尼糯喵和鹦鹉松润,今天也愉快的玩耍着。








鹦鹉松润有个困扰很久的烦恼。

“似乎总是不小心就跟着翔桑的步伐走了呢。”

比如在去超市的时候,不自觉的就拿了和仓鼠伞一样的东西,导致爱拔兔看着它买回来的松子一度怀疑它是不是看上了仓鼠翔子酱。也经常不自觉的就吃掉了仓鼠伞刚吃过的东西,尼糯喵曾经因为这个故意让鹦鹉松润喝下去了仓鼠伞吐出来的青汁。

总之它很困扰的是,这已经变成不是自己能控制的范围了,“似乎就算没有刻意去这么做身体自然的就这样做了,太奇怪了吧。”

爱拔兔和尼糯喵一起歪头作思考状却不小心撞到了一起。

“疼baka!”尼糯喵nya的一声又给兔子头上补了一爪子。

“果咩,我也很疼啊其实....”爱拔兔捂着头往旁边挪了挪。

鹦鹉松润不自然的挑挑眉,“那个,你们在听我说话么?”

“在听在听啦,”尼糯喵翻个身仰躺着说,“那你不妨试试努力不要那么去注意它不就好了?”

鹦鹉松润表示不理解。

“就是说,如果翔酱要做什么事,你就要控制自己绝对不要做,”爱拔兔及时补充,“比如说....”

“比如说翔桑要吃东西的时候,你就告诉自己我绝对不能吃东西,然后这样不就可以了么?这种事情要自己主观意念去控制,记住意念要坚定哦?”

“不要打断我的话嘛nino!” “是你说不清楚!” “你倒是让我说嘛!” “你很吵啊baka。”

鹦鹉松润默默关上门,让这两个人一起给自己解决问题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不管怎么说,试试看吧。它想着,“咦我怎么拿着翔桑的书......”

仓鼠伞觉得最近鹦鹉松润有点反常。

似乎总是在躲着自己,这样就算了,那天夜里起床去上厕所,正好碰到鹦鹉松润也下来上厕所,看到仓鼠伞低低说一句“你先吧”就马上转身飞走了。

仓鼠伞心情复杂的叫住它,“那个,你不上厕所大丈夫?”

鹦鹉松润点点头,“大丈夫的。”

结果鹦鹉松润居然半个夜晚都没有去厕所!

仓鼠伞觉得这样下去似乎对鹦鹉松润的肾不太好,于是它决定去找利达犬商量看看,“ohno桑觉得这是为什么?”

利达犬正在捏小泥人,也半天不给仓鼠一个回复,含含糊糊半天才想想说,“它也许是遇到了什么困难,翔君直接去问问本人不就好了嘛。”言下之意,你在耽误我捏完泥人去钓鱼的时间了。

利达犬翻译机仓鼠伞先生识趣的吃完了利达犬的午餐然后直接去问鹦鹉松润。

鹦鹉松润最终还是禁不起软磨硬施说明了理由,仓鼠伞听完之后大笑起来,“哈哈哈你在为这种事情烦恼啊?”

鹦鹉松润破天荒的鼓起包子脸扭过头不想理它。

仓鼠伞擦着眼角笑出来的眼泪,拍拍鹦鹉的翅膀,“一直跟着我有这么丢脸嘛?”

鹦鹉松润埋下头,“抱歉,不解决不行啊,如果一直这样我觉得我迟早穿衣品味也会变得和你一样土。”

仓鼠伞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它很快振作起来,“你不要因为这样的原因压抑自己啊,想做什么就去做嘛,这样才像松润啊。能够让你一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也是我们的愿望啊。”

鹦鹉松润抬起头来看着仓鼠伞温柔的笑容,这才点点头。

“那你现在想做什么,我和你一起做好了,这样不就不是跟随我了么?。”

“.....健身如何。”

“....................”

鹦鹉松润看着再次僵硬的仓鼠伞忍不住笑起来。

仓鼠伞看着鹦鹉松润笑起来,也跟着轻轻笑起来。

评论(1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