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樱相/忠瞬]青春物语 4

冈野瞬决定为了他的美空努力学习之后鸭川忠就很少看到他了,据小春说瞬连女朋友都不见,也不知道哪来的毅力一心一意好好学习,成绩也提高不少。鸭川忠倒是依旧每天无所事事,叼着烟晃着腿,想瞬如果考上青学就彻底走出八盐了,这个八盐的希望,也会离朋友们越来越远。

忠翻了个身,取下已经燃尽的烟头,胡思乱想起来,瞬会去上大学,会在大学里认识很多很多新朋友,会和他的女朋友继续甜甜蜜蜜,然后结婚,有一个或者好几个可爱的孩子,孩子们一定和他一样有摸起来很柔软的发质,圆溜溜的眼睛,瞬给孩子换尿布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啊,反正那家伙学习那么上手肯定也不会手忙脚乱吧。

天空渐渐黯淡下去,紧接着是滴滴点点的雨掉落,然后是接踵而来的倾盆大雨,忠却倒在原地一动不动,闭着眼睛,比起雨淋,他心里有更难受的事情在不断扰动着他,让他几乎呼吸不过来。忠紧紧的揪着自己的外衣,又绝望的松开。

有些事情好像天生就该是这样,你没有权利也没有能力阻止它的发生,反倒是如果陷得过深,痛苦的终究是自己。这是后话,鸭川忠明白这些的时候已经是十年之后。

雨中,有高跟鞋的声音轻巧的跑过,鸭川忠一抹满脸的水瞪大了眼睛,橘美空穿着对于学生来说稍显暴露的短裙,踩着高跟鞋,施着淡妆拿着伞在雨中奔跑,雨浸湿了她的长发,粘在脖子上,却更显妩媚。忠轻哼一声,想瞬眼光还不错,不对,这个女人来这里做什么?

鸭川忠躲到河岸边的树后偷偷看,橘美空到了河边,踩过木板走进大游船,似乎在跟什么人道歉,船上依旧人很多,忠眯起眼睛看着,美空正被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叔搂着,大叔正在给美空喂酒,橘美空毫不示弱的接过就喝了一大口,引得满船掌声。

忠看着橘美空得意的笑脸,不可置信的低声道,“开什么玩笑。。。开什么玩笑啊!!!”

拳头就这样堪堪砸进树干,粗糙的树皮磨裂了少年的皮肤,淋漓的鲜血就这样从手上滴落,忠不觉得有多疼,他毅然转身离开了河岸。

瞬那么喜欢你你居然还去陪酒?!

前些天五人站在河岸边对游船发誓的场面还历历在目,“我们,绝对不要成为那样的大人。”

可是橘美空你在干什么?

忠为瞬感到可悲,想必他还不知道这些事情,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如果是爱到深处,朋友间的誓言又算什么?

是的,他鸭川忠对于冈野瞬来说就是一个朋友,即使是这样,他在瞬心里也永远没有办法和美空相比。

忠突然觉得喜欢上瞬的自己才比较可悲,前思后想,他决定缄口不言,只当今天什么都没看到。

他不想看到瞬失望的表情。

一个月后,冈野瞬主动提出要毁掉游船的建议超出忠的预算范围外。

“如果那艘船沉了,不会很有趣么?”

忠震惊的大叫一声,暗自腹诽,如果你知道橘美空在船上你还会这么做么?

瞬说就把这当做告别八盐的仪式,“我绝对不会成为那样的大人。”少年的目光,自信而坚定。

忠移开目光,美空的事情他很想告诉瞬,然而绝对不行,但是,忠看向瞬,一个月不见他消瘦许多,齐肩的碎发勾勒出青春的轮廓,如果说了,瞬会不会放弃努力学习呢?会不会就因为一句话毁掉他的未来?

鸭川忠虽说没认真念过几天书,可他不是不明白,走出八盐是瞬最好的,改变人生的方法。

忠还是把话吞了进去,小声嘟囔,“你怎么就知道你不会。。。。”

“我会证明给你看。”瞬的眼神神采奕奕。

琢磨似乎格外感兴趣,“什么时候。”

“二月十二号,晚上九点整。”

小春想了半天还是点点头,bon看了看游船轻点头,琢磨兴致似乎很高表示一定会来。

瞬看向忠。

鸭川忠在那次之后特地调查了橘美空的工作时间,二月十二日,不偏不倚,正好轮到美空陪酒。

去便一定免不了看到瞬失望甚至绝望的瞬间,不去,他大概一辈子不会放过自己,不帮朋友算什么鲛洲一家的总长?!

他犹豫着,用力点头。

瞬这才露出笑容,“那说定了哦!”

鸭川忠想,如果可以,至少让我在你难过的时候待在你身边,然后像个亲密朋友一样抱抱你。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