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PETの岚的场合 第十八话

在繁华的都市中央,有这样一所房子,主人杰尼斯桑经常不在家,所以就把看家的任务交给了自己的五只宠物。

利达犬,仓鼠伞,爱拔兔,尼糯喵和鹦鹉松润,今天也愉快的玩耍着。

春天是花粉泛滥的季节。

爱拔兔和鹦鹉松润都有花粉症。

鹦鹉松润选择了简单粗暴的“我不出去你能耐我何”的作战方法,它休假时期宁可和尼糯喵一起窝在家里禁闭门窗也不愿意跑出去受罪。

可是爱拔兔不一样,天生性格活泼的兔子如果不呼吸新鲜空气会闷死。

所以爱拔兔选择了宁可鼻塞也不要窝在家里,天天斗志昂扬的往外面跑,再生无可恋的跑回来。

“我回来....阿嚏!”爱拔兔的小爪子按住口罩,结结实实的打了个喷嚏。

“欢迎回来。”鹦鹉松润从枕头里抬起头,“大丈夫?你这样每天出门。”

“大丈夫啦,阿嚏!”爱拔兔扯掉口罩揉揉鼻子,瓮声瓮气的回答,“我要和花粉,奋战到底!”

鹦鹉松润表示不能理解这只兔子是哪来这种莫名其妙的斗志,它翻个身子抖抖翅膀继续睡。

爱拔兔开始翻箱倒柜的找东西,兔子窝里没有,沙发底下没有,利达犬的画室没有,仓鼠伞的零食箱里没有,就连尼糯喵的放游戏机的柜子里都找过了还是没有。“不见了!这下完了。”爱拔兔捂着头原地蹦哒几下。

鹦鹉松润又被爱拔兔蹦醒了,它只好起来询问情况,“哈?口罩不见了。”

“是啊,花粉防护的口罩。”爱拔兔拿着一个旧的说,“这个今天被我弄破啦,怎么办备用的也不见了。”

鹦鹉松润表示它对爱拔兔弄丢东西这件事已经习以为常,从自己的笼子里抽出来一个备用的扔给兔子。

兔子感动得泪目,“呜哇帮大忙了,谢谢啦!”

“等等,”鹦鹉松润想了想又把口罩拿回来,抽出一支笔在口罩左下角写上“jun”再还回去。

爱拔兔接过来歪着头看着,“唔,为什么要写你的名字啊?....啊我知道了!这样就会让我觉得这是重要的东西,所以不容易丢了嘛?”

鹦鹉松润忍笑点头,“正解。”

也是呢,这上面可是有松润亲笔写的名字哦,弄丢了就太可惜啦,爱拔兔想,拿着口罩蹦哒着走了。

鹦鹉松润看着兔子有点蠢的背影又想笑,它想大概兔子是忘了,好多好多年之前自己还是只小小鹦鹉的时候,小兔子借给自己擦眼泪的手帕上绣着masaki。

出于私心,鹦鹉松润一直没有把手帕还回去,爱拔兔也没有想起来要回去。

算了,鹦鹉松润想,明天还是久违的出门看看好了。

春天真的很漂亮呢。










模特不足自己喂糖,顺便手帕梗见jr时期模特恋爱小短剧xxx

评论(7)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