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PETの岚的场合 第十七话

在繁华的都市中央,有这样一所房子,主人杰尼斯桑经常不在家,所以就把看家的任务交给了自己的五只宠物。

利达犬,仓鼠伞,爱拔兔,尼糯喵和鹦鹉松润,今天也愉快的玩耍着。







利达犬最近觉得有点奇怪。 尼糯喵似乎对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执着,不,不如说从很久以前开始就很执着了,最近似乎有点变本加厉的意思。

比如......

早上醒来,利达犬揉揉睡眼对着窗户外面明媚的阳光伸个懒腰。“早啊利达。”尼糯喵小跑过来从后面揉揉利达犬的屁股再扯扯它的尾巴才满意的回到餐桌旁边坐下。

正在喝咖啡看报纸的仓鼠伞眉毛一挑,装作没有看见。

利达犬嘟着嘴撇下眉也跟着回到餐桌上。

休息时间,尼糯喵歪在沙发上打游戏,正好一个不走运game over,它小声抱怨了一句顺势往旁边一倒,倒在利达犬的肚子上。正在看钓鱼信息的利达犬吓了一跳,想直起身子换个舒服点的坐姿,尼糯喵头也不抬的指责道,拜托了啊利达,别动啊这样我的头枕着不舒服nya。

“哦,好。”利达犬点点头,保持着半倚着的别扭姿势继续看手机。

鹦鹉松润摇摇头,带上耳机继续听歌。

除此之外类似的事件还有很多,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兔子先生介绍,尼糯喵痴迷于利达犬的脸,肚子,屁股,尾巴等部位,有事没事就要舔一舔,蹭一蹭,捏一捏,揉一揉。“我觉得没准nino已经觉得不碰利达就没法安心下来了哦。”兔子先生肯定的说。

利达犬恍然大悟,啊原来我的身体是治愈系的啊。

利达犬去找小伙伴做实验。

“翔君!”利达犬跑到仓鼠伞的盒子旁边。

“嗨?”仓鼠伞冒出一个头。

“捏一下我的屁股试试看!”利达犬说完就撅起了小屁股对着仓鼠伞。

仓鼠伞哭笑不得,“ohno君这是什么新的整人游戏嘛?”

“不是啦,快一点啦!”利达犬摇摇尾巴催促人。

好脾气的仓鼠伞心情复杂的伸爪捏了一下。

利达犬认真看着它,“阿喏,心情有好一点吗?有,被治愈到吗?”

“不完全没有。。。不如说被强迫捏人家屁股好微妙啊。”仓鼠伞老实回答。

利达犬捧着脸皱起眉头,啊咧好奇怪,为什么其他人就感觉不到治愈呢?

鹦鹉松润安慰利达犬,“嘛嘛,大概是你的体质是治愈nino only吧。”嘛其实也只有nino会从这种hentai一样的嗜好里取得乐趣吧,它想。

真的嘛?利达犬半信半疑。

日子继续这样一天天过去,尼糯喵已经将摸利达技能练得炉火纯青了,而利达犬也习惯了被各种摸挠揉捏,再被骚扰也能风轻云淡的喝茶了。

尼糯喵表示其实只是没事想欺负一下利达犬,就像小时候会想去欺负一下喜欢的女孩子一样的心情。

“但是,”尼糯喵翻眼看天花板,“我骚扰它太多次之后自己也习惯了呢,身体自己会动起来的。总觉得,那啥,和利达待在一起就挺开心的。”

天天看着猫犬腻在一起的记者兔子先生表示它再也不想做这种没意义的采访了。


评论(1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