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PETの岚的场合 第十五话

在繁华的都市中央,有这样一所房子,主人杰尼斯桑经常不在家,所以就把看家的任务交给了自己的五只宠物。

利达犬,仓鼠伞,爱拔兔,尼糯喵和鹦鹉松润,今天也愉快的玩耍着。

仓鼠伞在打扫自己盒子的时候从床底下翻出来一本相册。

它翻开看看,那是很久之前大家刚刚认识的时候。

第一张就是小鹦鹉和自己的合影。

仓鼠伞有些欣慰的笑笑,那时候的小鹦鹉直率天真,尚还稚嫩的身体,扑棱着翅膀,执着的跟着自己,不停说着最喜欢翔桑,眼里充满热切的目光。

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变了呢?仓鼠伞想。自己那个时候到底是怎么回应它的呢?

第二张是五只一起的照片,小鹦鹉和自己紧紧靠在一起,互相支撑似的站在照片左边。

仓鼠伞记起来了,那个时候开始小鹦鹉虽然还是不时会向自己投来热情的目光,却越来越少与自己直接接触,每次迎上它的眼神,它总会下意识转头,搞得自己也莫名其妙。

小鹦鹉说,翔桑是我的绝对不让给大家。当时的仓鼠伞笑着问它,你对我的喜欢是爱么。

小鹦鹉羞涩的摇头,然后飞走。

仓鼠伞想起来了,也许就是那个时候开始打算好好回应它的感情吧。只是随着时间推移,它再也没有给自己一个机会。

那之后的好多年,彼此渐渐成熟,幼稚的表白再也没有出现过。反而是鹦鹉有了自己更多的主张,似乎成长得比自己所想的更优秀。

仓鼠伞常想,鹦鹉松润当年的喜欢,会不会真的只是出于崇拜,而自己成长之后崇拜消失,那样认真克己的松润,我们之间除了门把的羁绊还剩什么?

不得不说有点失望,仓鼠伞叹口气合上相册,塞回床底深处,然后把自己埋进被单,嘲笑自己居然过了这么久还在纠结这样的事情,太愚蠢了。

不知不觉就在床上睡着了,梦里是小鹦鹉灿烂的笑颜。

鹦鹉松润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仓鼠伞的盒子门大开着,仓鼠伞昏睡在床上,发出“呼——piu!”的奇妙鼾声。

鹦鹉松润眉角一抽,无奈的笑了,飞到盒子里,轻轻给仓鼠伞盖好被子,掖好被角,再给它关上灯。

仓鼠伞抱着被子翻了个身,嘴里碎碎念着,“润....”

鹦鹉松润听见在叫自己,回到床边轻声问了什么事。

仓鼠伞没说话,鼾声又如雷一般了。

梦话么,鹦鹉松润想,它趴在仓鼠床边看着它的睡脸,毫无防备,它笑了,它没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表情恰如当年。

鹦鹉松润站起来。

鹦鹉松润稍微弯曲身子。

鹦鹉松润用喙侧边轻吻仓鼠的额头。

鹦鹉松润觉得自己的感情从来就没有改变过。。

仓鼠伞睡得死死的,隐约觉得额头被谁碰了一下,醒来之后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鹦鹉松润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大概是怨灵之类的吧,摸额头可以取走人的心和灵魂,我回来的时候有看到白色的东西在。。”

“可怕可怕∑别说了?!虽然我不信这些但是不要那么严肃的讲啊!”仓鼠伞睁大眼睛,心情复杂。

到底是什么呢?













久违的更新,想用翔润撒个糖,最近要努力更新啦!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