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PETの岚的场合 第十二话

每天看那五只黄金鸡翅我竟然觉得有点萌了x没救了x

在繁华的都市中央,有这样一所房子,主人杰尼斯桑经常不在家,所以就把看家的任务交给了自己的五只宠物。

利达犬,仓鼠伞,爱拔兔,尼糯喵和鹦鹉松润,今天也愉快的玩耍着。

仓鼠伞有些拘束的坐在桌子旁,几次想帮正在忙活的兔子阿姨摆盘子都被按在椅子上以“哪有客人动手的道理”这种理由拒绝了好意。

它只好端着茶喝了一口又一口,茶虽然没有爱拔茶那么苦但喝起来也是相当难忍。

所以现在变成这样都是那个baka兔子的错,仓鼠伞哭笑不得。

早上当仓鼠伞睁开眼睛就看到盒子外面兔子黑溜溜的眼睛深情注视着自己。

“一起去我的千叶吧,千叶!”爱拔兔认真的说。

“嗨?”

还没等仓鼠伞彻底睡醒就被爱拔兔拉上了去往千叶的列车,还没等仓鼠伞反应过来就被爱拔兔带进了传说中桂花楼的包厢,还没等仓鼠伞感叹爱拔兔就钻进厨房不见了,留仓鼠伞对着满桌食物不知所措。

那家伙到底做什么去了啊。仓鼠伞小声抱怨,就看见一大堆的兔子挤进中华风的小包厢,爱拔兔的母亲兔子桑向仓鼠伞介绍这是爱拔兔的七大姑八大姨。

果咩在我眼里兔子都一个样好吗,仓鼠伞在内心吐槽,但还是礼貌的一个个打招呼。

握住兔子爷爷的手时,兔子爷爷眯眼看看仓鼠伞,想想说,“雅纪还真是找了个不错的女朋友呢。”

仓鼠伞原地愣了一秒,赶紧解释,“不是不是,不是女朋友啦是男性朋友啦。”

“男朋友啊?”兔子爷爷听不大清,眯眼打量着。

“不,那个说法稍微有点微妙啊。”仓鼠伞欲哭无泪。

多亏兔子爷爷的玩笑,席上气氛热闹起来了。

“来了哦⊙▽⊙,给,翔酱!”爱拔兔把一个带着盖子的盘子放在仓鼠伞面前,小声和小仓鼠咬耳朵,“果咩让你久等了,一定要尝尝哦w”

仓鼠伞点头,但还是在盖子打开一瞬间惊叹起来,“哇哦。。。全部是你,做的?”

盘子里整齐码放着各式海鲜贝类,旁边一碟是极有爱拔兔特色的麻婆酱,深知仓鼠的喜好还用松子仁在盘子各处点缀着可爱的图案。

爱拔兔自豪的点点头,“特地为翔酱做的哦!绝对超好吃的,试试看!”

席间安静下来,长辈们都微笑着注视着两只。

仓鼠伞点头,拿起筷子夹了一小块鲍鱼沾了酱汁放进嘴里细细咀嚼,夸张的露出了快哭的表情,“好吃!”

爱拔兔这才放心下来,“对吧,多吃点多吃点!”语毕擦擦额间的汗,坐在小仓鼠身边。

仓鼠伞吃着吃着想到了什么,嚼着千叶著名的红鲷鱼生鱼片含糊不清的问,“你一大早带我来就是来让我吃这个的?”

爱拔兔不好意思的笑了,眼神有点躲闪,“老妈说亲戚带来很多海产品啦,我就一瞬想到翔酱不是超喜欢的嘛,就直接带你来啦。”

不不不那也太直接了我可是从被子里被拖出来强行套上衣服被带过来的啊?!仓鼠伞想。不过也算了,吃到了好吃的贝类就原谅它吧。

爱拔兔见仓鼠又低头吃东西了,悄悄看向母亲,小声比了个“怎么样”的口型。

兔子阿姨拉着兔子叔叔捂着嘴用爪子比了个“ok。”

酒足饭饱,仓鼠伞礼貌的向兔子叔叔兔子阿姨道别并表示下次欢迎叔叔阿姨去东京玩,兔子叔叔和兔子阿姨相视一笑,点点头。

回去的列车上仓鼠伞表示很开心,虽然有点突然但是还是很感谢爱拔兔,爱拔兔情绪却意外的高涨起来说什么这是应该的,这倒是搞得仓鼠伞有点奇怪了。

错觉么?怎么觉得好像没有单纯去吃个饭这么简单?

千叶,爱拔兔家的后庭院里,兔子爷爷带着老花镜细细看着仓鼠伞和爱拔兔的合影,小声念着,

“雅纪真是找了个不错的男朋友呢。”










说白了就是见家长回x

评论(9)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