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PETの岚的场合 第十一话

嘿大家⊙▽⊙petの岚第二季了哦!开心么!【喂】

又要开始治愈之路了哦let's go!xxx

在繁华的都市中央,有这样一所房子,主人杰尼斯桑经常不在家,所以就把看家的任务交给了自己的五只宠物。

利达犬,仓鼠伞,爱拔兔,尼糯喵和鹦鹉松润,今天也愉快的玩耍着。

吃完晚饭,五只都开始各忙各的了。

今天轮到爱拔兔洗碗,它欢乐的摇着小尾巴,哼着歌,把自己挂在洗碗池边一生懸命的刷盘子。尼糯喵趴在它几大箱游戏碟的旁边扒着看有没有可以重温的游戏,巨大的碟堆几乎埋住了它。利达犬在收看钓鱼节目,跟着不知道哪个莫名其妙的渔夫的介绍傻乐。鹦鹉松润在爱拔兔的强烈安利下开始看起了〇杀教室的漫画,敛着眉若有所思。仓鼠伞靠着鹦鹉松润的沙发看书,一本正经的在书上勾勾画画。

然而,一切的和谐,止步于午夜12点钟声的敲响。

当钟摆摇晃了12下时,利达犬“蹭”的一下站起来,用平时不常听到的低沉声线宣布着,“时间到了。”

“又来了。。。”尼糯喵表示无力吐槽,把碟收好后小声在爱拔兔耳边说。爱拔兔了然的点点头,“惯例的那个啊?”

鹦鹉松润已经快一步反应过来,扑扑翅膀飞回自己笼子,“那我就先睡了,晚安。”

“晚安。” “晚安哦J。” “晚安松润。” “嗯晚安。”

爱拔兔紧随其次,蹦哒回自己的窝,认真给自己盖好被子“那我也睡了哦,大家晚安。”

“晚安爱拔酱。” “晚安baka爱拔。” “晚安爱拔桑。”

尼糯喵毫不掩饰自己想看好戏的表情,但最终还是爬回自己的窝,卧趴进被子,把小脑袋钻出来,打了个哈欠,“翔酱利达晚安。”

“晚安nino。” “晚安nino。”

然后是利达犬,它沉思很久,回到自己的小房子前,然后,爬进了自己房子旁边的仓鼠伞的盒子里。

“秋豆这有点奇怪吧∑,你的床不是在那边嘛?”仓鼠伞哭笑不得,难怪下午这群动物说要帮自己清理房间于是把自己盒子里的木屑全部倒掉了换上了棉垫。可恶。

小猫小兔子小鹦鹉都从自己床上探出头忍笑看好戏。

利达犬点点头,但依然赖着不走。

仓鼠伞只好心情复杂的走向自己被占领的盒子,“你们一定每周都要这样玩一次么。。。”

利达犬的眼睛kirakira,“来吧翔君,一起睡吧。”

“等等你那个说法太奇怪了吧。”仓鼠伞吐槽,回头看另外围观的三只。

小猫马上喵一声把脸埋进枕头,小鹦鹉赶紧收了翅膀歪在一边,小兔子在假装四处看风景。

仓鼠伞爬上床之后马上就被利达犬搂在怀里,无可奈何的它只好任狗狗当抱枕一样抱着,伸出爪子关上了灯。

据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good-looking cat先生的情报说,第二天早上发现仓鼠抱着被子安稳的睡在床上而狗狗已经滚下床,倒在棉垫上酣睡不醒了。

“你看我就说垫个棉垫是正确的吧。”深知仓鼠喜欢抢被子的某不愿透露姓名的社长兔得意的说。

“很幸福的baka颜呢利达。”某不愿透露姓名的鹦鹉J忍笑吐槽。

就让他们睡吧。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