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PETの岚的场合 第七话

请大家就把这个当睡前小故事看吧xx笔者表示每天都不知道在想什么xxx这个故事的宗旨就是“不管什么穿越只要说是在电视上看到的就好了”xx

在繁华的都市中央,有这样一所房子,主人杰尼斯桑经常不在家,所以就把看家的任务交给了自己的五只宠物。

利达犬,仓鼠伞,爱拔兔,尼糯喵和鹦鹉松润,今天也愉快的玩耍着。

春季的暖风溜进小房子,窗台上爱拔兔种的小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开了,随着风百无聊赖的摇摇晃晃。

然而还有更百无聊赖的生物存在。

沙发上有一只猫和一只仓鼠在玩联想游戏。

“那翔君我先开始了哦。魔法banana,说到banana就是黄色。”

“说到黄色就是向日葵。”

“说到向日葵就是Becky。”

“稍等,becky是谁啦?∑这个世界没有那个人的设定存在啦。”仓鼠伞表示这脱离了五只only的设定。

“那就设定成住在隔壁的小鸟好了。”尼糯喵随便的说着。

不知道在哪个世界的Becky打了个喷嚏。

“继续继续。”仓鼠伞也懒得深究,“说到becky就是卡哇伊。”

“说到卡哇伊就是小婴儿。”尼糯喵已经开始躺下了。

“说到小婴儿就是牛奶。”仓鼠伞只好跟着他一起趴下来。

“说到牛奶就是白色的。”尼糯喵想着冰箱里的牛奶是不是被鹦鹉松润喝掉了。

“说到白色的就是云朵。”仓鼠伞已经有点不知道该接什么了。

“说到云朵就是天使。”尼糯喵在沙发上滚了一圈,仰躺着开始揉自己肉乎乎的肚子。

“说到天使就是翅膀。”仓鼠伞看着一块腹肌心情复杂。

“说到翅膀就是鸟人间。”尼糯喵想着电视节目里放的觉得好厉害。

“说到鸟人间就是爱拔桑。”仓鼠伞也想起来那个节目。

“说到爱拔桑就是岚。”尼糯喵把小仓鼠放在自己肚子上。

“说到岚就是帅气。”仓鼠伞好不容易站稳,淡定坐下来。

“说到帅气就是我自己。”尼糯喵露出了有点耍帅的,自豪的表情,我是good-looking cat。它想。

“说到nino就是最喜欢。”仓鼠伞冷不防的接了句。

尼糯喵傻在原地,它晃晃脑袋突然叫起来,“好的stop,翔酱你输了哦!”

“哈?为什么∑”

“我说的是‘我自己’,不是‘nino’啊。”尼糯喵一本正经的解释,“ok,翔酱out!”

“骗人的吧。。”仓鼠伞欲哭无泪。

因为翔桑犯规了啦,各种意义上。小猫心想。

利达犬回来看到猫鼠一起窝在沙发上睡觉觉得有点像以前看过的什么动画片。

啊咧,叫啥来着?

算了无所谓啦这种事情。

评论(10)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