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丸亮】橙子味的你(1)

可能又名《我的呆瓜室友的观察日记》(不是

 

 

 

 

1.

 

我叫锦户亮,过了这个暑假就大二了。

 

在整个大学一年级我经历了各种不同寻常的事情,比如开学第一天就遇见在楼梯边抱着吉他对着两个女孩弹唱的奇怪的人,比如居然正好跟那个奇怪的人成了室友,比如发现居然还跟他一个班,秋去冬来时空辗转居然成了恋人这种莫名其妙的关系。

 

对方叫丸山隆平,比我高半个头,是个一身的文艺细胞和满脑子文学造诣却跑来报考理科的呆子,除了吉他,贝斯也弹得不错,和我一样在学校的乐队,平时兴趣是减肥,特长是长肉,间断性的喜欢研究料理做给我吃,嘛,除了总做些奇奇怪怪根本笑不出来的一发技之外(我不是没有尝试过让他去漫才社面试一下)姑且是个温柔的人,而且我很快就要和这样的他,一起从寝室搬出去另租房子正式开始同居生活了。

 

但是同居不比寝室,搬出去以后就是彻底的二人世界,老实说我虽然答应得很爽快,但是心里还是有点不安,这样真的好吗?

 

“亮酱!快、快!这个!”

 

没什么空发呆,我接过他手上的箱子,吃力的搬进卧室。

 

我们现在正在搬家中,虽然说开学之后入住,但是为了不在开学之前手忙脚乱,我们决定先把家具和杂物搬来安置好,顺便提前住进去体验1个月。

 

maru——啊忘记说了,我是这么叫他的,这个人一大早就跑来我家敲门,却被来开门的,我那个起床气极端严重的大哥的黑脸吓得不轻,进屋的时候手还抖个不停。虽然来帮我搬东西我是很感谢啦,但是6点是不是也太早了?

 

好在这波恐吓的余震没有持续太久,他抱着我的2把吉他和调音箱提着两个鞋盒子,看着我往包里塞了十几件一模一样的白T和几条牛仔裤之后忍不住开口,“你的东西这么少吗?”

 

我不以为然,“带那么多东西很麻烦啊,这些就足够了。”

 

他支支吾吾的哦了两声,搞得我也觉得奇怪,一直到我们把东西都搬进新家,开始开箱布置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他的紧张感来源于哪里,整整一箱的沐浴露,面部清洁水和乳液,精油,香氛等等,都整整齐齐摆在大大小小的瓶子罐子里,打开箱子香气扑面而来,我毫不掩饰的皱起眉头望着他,希望对方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maru的视线开始飘忽起来,“我一般都用这些......你看这是去黑眼圈的那个是保湿这个是......”

 

“哈?我怎么以前在寝室没见你这么用啊?”

 

“那不是怕你们嫌弃味道努力忍着......”

 

真是拿他没有办法,我把箱子塞给他示意他自己去整理这堆东西,一个大老爷们怎么这么,精致?以后难道真的要一直生活在这股浓郁的芬芳馥郁中了吗?这么想想还真的有点绝望。

 

但是说不定这是互相习惯的开始?我乐观的想,在一起生活总会有需要互相包容的地方,多理解一下就......

 

我还没自我开解完,回头就看见maru拿着一件柴犬连体睡衣冲着我晃晃,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那个个尺寸怎么看都是给我买的。

 

对不起,我还是习惯不了。

 

“我不要!为什么非要穿那种cosplay一样的睡衣啊!我就穿t恤睡不好吗?!”

 

“这样比较可爱啊,抱起来会比较有手感!”

 

“你拿我当抱枕啊?!我揍你哦!”

 

“又不是没有抱着你睡过,亮酱不要害羞啦,来试试看——”

 

我还是没有到那种不要羞耻心的程度,强行把那件睡衣塞进了箱子里锁起来了,留着洗完澡的他穿着一件更蠢的狸猫睡衣站在那里像做错了事的小孩子一样。我懒得管他委不委屈,抱着吉他在好不容易空出来的沙发上盘腿坐下,开始常规的乐器练习,还没弹完一个音阶就有一只毛乎乎的东西凑过来,拖着一只可笑的大尾巴耷拉在沙发扶手上。

 

“我真的不穿。”我义正言辞。

 

“不穿就不穿嘛,”大只的狸猫伸了个懒腰居然直接躺下来,把毛茸茸的脑袋枕在我的大腿上,大大咧咧的打了个哈欠。他也忙了一整天,拍着胸脯说自己比较需要运动便一个人承包了所有重物的搬运,把轻的箱子塞给我,绝对是累了吧,没有一会就打起呼来。

 

这样我还怎么弹琴啊......我无奈的放下吉他,轻轻颠了颠大腿,这只巨型毛绒玩具居然毫无波动,只有越发平稳的呼吸声。

 

看在这么辛苦的份上,我老老实实的把腿压平,把琴换成手机,找了最蠢的角度拍下他的睡颜。

 

微风从半开的窗子里拂进来,我闻到他身上的沐浴露的味道,香香的,水果味。

 

我喜欢的你,是橙子味的啊。

 

 

 

 

 

(未完待续)


评论(4)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