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RS/亮昴】爱呗

一个从suabru生日拖到小亮生日才发出来的文(够了

小亮生日快乐www33岁了还是小可爱!!!

内含微量自行车慎入(。



涉谷初见锦户的时候对方还只是个小豆丁,认生,但是不拒绝涉谷豪气的蹂躏自己的头毛,一双下垂眼抬起来,加上泪痣衬在小脸上,任谁看了都会觉得惹人怜爱。

 

涉谷当然也不例外,仗着自己是前辈,而且比起对方有大大的身高优势,把小家伙在怀里抱着,当毛绒玩具一样蹭脸揉搓,高兴了非要扯着锦户去给横山村上看,看,这个孩子是不是很可爱。

 

村上横山相对无语,你昨天说过了subaru,横山边说边蹲下来也拍拍锦户的头,锦户脸上挂着不自然的笑容,他其实是不想笑的,但这三个人总是站在最前面的人,是被同伴告诫不能惹的前辈,除了村上看起来好说话一点,横山一头金发像个不良,涉谷则耀眼得像天上的星星太阳,得罪哪个都不好过。

 

他用眼神瞄向村上,村上端着水杯瞬间理解了信号,你们小心把人家闷死了,就这么点,言下之意让横山涉谷两人赶紧松开孩子,横山聪明一点,立刻就松了,还剩个涉谷读不懂话,依旧搂着锦户,像抱着自己心爱的珍宝,就是不肯松手。

当时心里郁闷得要死的锦户亮很久之后无比后悔自己彼时的想法,毕竟那之后十几年,除非是在床上,涉谷再也没这么抱过他,有时候是演唱会开场之前,涉谷会走过来把锦户拥住,拍拍背说拜托了,然后就松手。

 

他知道对于锦户他不需要担心过多,涉谷这些年经历了这么多,像是变了很多但是又感觉没太多的变化,他平日话少了很多,但是兴奋起来也会说个没完,荤话还是肆无忌惮的讲,舞台上也能肆无忌惮的挥汗如雨,这是没变的。他不会再什么事情都一个人扛,而是更多信任身边的工作人员,信任团员,锦户应该是首当其冲的。简单的眼神交汇就能明白对方的意图,这种在长久交往中形成的默契,和数十年前的两人做不到的,关系从前后辈变成了平等的团员,锦户自然将些许任性放肆都表现出来,扬言当时虽不敢拒绝年上人的邀请但是现在一定立刻挂掉电话,他长大了,年上的三人也成熟了,宠爱甚至溺爱总是要多给些的。

 

这些对锦户的溺爱,涉谷必须负大部分责任,他常常觉得自己身边的是一只不知餍足的小狼狗,明知道对方狡猾却还是拿对方没办法,比如几个团员的生日,涉谷给大仓,安田,丸山都买了一样的东西,唯独跳过了锦户,他便把这话拿到台上,无非是subaru君无视我,大家都有为什么也不能送我一份云云,语气委屈表情更是像是遭受了全世界最不公的待遇,有好事的粉丝还真写信到涉谷的广播去了,呼吁涉谷平等对待,气得涉谷当场就下单了一份一模一样的礼物,托客服拿敬语用客气如外人的句子写了个贺卡贴在上面,顺便把给锦户准备好的戒指多藏了半年——他是真的打算半年的,不过一次生病锦户大半年陪着他去打针又让他心软了,半夜爬起来把戒指串在锦户脖子上。

 

村上得知之后表示这样不行,你都把他惯坏了。涉谷翻了个白眼,把碗里的蘑菇丢给村上说你有毛资格说我,说得好像给他擦鼻涕的人不是你一样。村上夹起蘑菇吃掉,气定神闲的说那反正不会拿勺子喂粥给人家嘴对嘴喂的又不是我。涉谷闭着眼睛装傻说不知道,顺便顺走了村上烤的牛舌嚼得吧唧吧唧响。

 

“尴尬cp是不?”

 

“尴尬屁。”

 

“私下都不见面是吧?”

 

“废话,住一块还天天在街上特务接头啊?”

 

“从来没一块出去吃过饭是吧?”

 

“酒经常喝。”

 

“前段还写日记抱怨一个人睡冷呢?”

 

“他晚上写歌,我睡得早。”

 

官方澄清让谣言不攻自破,村上心满意足挥挥手机说我录完了,马上发给Yoko,哦大仓对你们俩事也挺感兴趣的我也发他一份。涉谷急得跺脚,张口就骂村上虚伪,录音都玩会了还装不会接电话,村上不服气说他现在都会了,下一秒就不小心挂了打过来的电话。

 

涉谷笑得不行,村上挂了电话拿着衣服就准备走了,他还有节目录,临了才想起正事,不是,今天不是亮的生日?你怎么还有空出来和我吃饭?涉谷说还早呢,人还没录完节目,我这不找你混时间,等他收工嘛。村上啧了一声说真是交友不慎,拿我当备胎用。涉谷干笑两声说你可快点走吧,大忙人肯舍点时间给我我要感恩戴德了,把你耽误迟到了以后谁请我吃饭。

 

村上哪会看不出来涉谷这是紧张着呢,准是算着锦户要回来了自己又没准备好所以抓个人给他来打打气,当然这些话他涉谷肯定不会说出来,可是村上是谁啊,涉谷语十级证书唯一持证者,他拍了拍涉谷的背然后决绝的走了,从教育的角度来说这些事情涉谷自己不去面对的话,任谁说什么安慰什么都没有用。

 

涉谷回到家发现灯还是暗着的,锦户早就发邮件说不回来吃饭了,省了涉谷做饭的麻烦,说是做饭涉谷其实也做不出来什么花样,米饭,味增汤,配两片腌萝卜,简朴的像是江户时期的人,锦户也不嫌,做了饭就全部吃完,搞得涉谷都不太好意思,总之偶尔还是会带一盒炸鸡或是买几盒方便炒面回来,以平复自己愧疚的内心。

 

话题扯远了,反正人不能闲着,不然就爱胡思乱想,今天锦户生日,生日礼物已经足够涉谷想破头了他不能再拿宝贵的时间打岔。涉谷早年间会送锦户一点物质性的东西,后来慢慢就不送了,一是懒得想二是锦户说他有想要的东西会自己买,这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从哪年开始就换套路了,俗话说得好,最好的礼物不就应该是自己?反正这种大好日子免不了一场情事,涉谷干脆放飞自我,女仆警官护士花魁的cosplay年年换着来,看似比较保守的锦户居然还真的很吃这套,前两年穿着CM里的JK制服坐在沙发上冲着锦户抛媚眼,还真把那个黑皮撩得脸红耳赤的。

 

不过今年就算了吧,听到门铃声涉谷绝望的想,年纪大了懒得折腾了,万一辛辛苦苦扮上了动作一激烈一张初老的脸出来那多毁三观你说是不是。

 

“subaru君?在家?怎么不开灯?”

 

灯光亮起,恰见涉谷在沙发上躺尸,锦户脱了皮衣挂在衣架上,转头回来就见到了足够罕见的事情,涉谷居然跑过来搂住了他并主动献上一个吻。对于反应神经一百分的锦户来说,一个轻轻摩擦嘴唇的吻变成一个粘腻绵长的深吻只要一秒钟,他顺势搂住涉谷的腰,把人抵按在墙上很快夺回了这个吻的主动权。


一辆不知道什么鬼的自行车

评论(4)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