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魇不解语

∞紫橙,非典型段子手。
惊心动魄,泰然自若。

【雏安】咖喱究竟需要煮多少次

@阿井真的一点都不缘 gn点的雏安!

『那或者写小片警hina和老是玩儿小钢珠输掉的小混混yasu的爱恨情仇×也行』

着实不才还希望gn包涵QAQ








“叫什么?”

“哈?你小子找茬吗,明明知道的吧!”

村上信五面无表情的一拍桌子,有些破旧的木头桌子发出一声巨响,安田章大吓得瞪大眼睛抖了抖,被这个粗暴的片警逮到拎进来已经好几次了,算是经验丰富的他明白大概跟对方硬杠不是什么好事,只能咽下一口气,老老实实回答。

“安田章大......”

“多大了?”村上捧着一张登记表在上面按流程一项项登记也有点不耐烦,这个月都已经第三次看见这个小混混在找附近国中生勒索了,可是这个人实在太没用了居然三次都没有成功,而且又神经大条的总在村上巡查的时间跑出来,村上只能一次又一次把他带回巡查站进行批评教育,都已经对他的信息熟知了。安田章大,20岁,住址就在巡查所后面一条街,平时一般窝在小钢珠店,把身上所有钱都输个精光,运气也差到爆了,然后蹲到学校放学他就会去找看着好欺负的人勒索。

说起勒索,村上也非常头大,这个安田真是死脑筋,累教不改。他第一次遇见安田,安田正把一个头发卷卷下嘴唇底下有颗痣个子比安田还高的学生逼到墙角。

“喂小子,把你全身所有的钱都拿出来,”安田一头金发,像是用了一整瓶发胶一样全部抹到头顶,带着黑色耳钉,虽然个子挺小但乍一看眼神还挺凶,“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那学生腿都吓软了,哆哆嗦嗦把手伸到书包里摸半天也没摸出来钱包,突然灵机一动对着安田身后一指,“有有有,鲑鱼在天上飞!”

“你以为这样就能骗过我吗,鲑鱼怎么会在天上飞呢。”安田不屑的笑笑,转身就往天上望,还拧着身子认真在天空中寻找着,结果当然是他再回头那个学生已经跑远了。

你居然还真去看啊,村上在心里腹诽着,走了两步二话不说把安田拎走。

第二次则正在村上骑着自行车转过一家刨冰店的时候,安田拽着一个高了他两个头一脸痣脸还不太对称的学生的领子,凶巴巴的喊,“把钱都拿出来,不然我就把你的脸揍到......两边一样哦!”

那个学生明显比起安田更在意手上已经快化了的抹茶刨冰,端着碗舔了一口边沿流下来的深绿色的水,抬眼看了一眼安田,“你够得着吗?小矮子。”

安田显然是气急了挥起拳头就向高个子打去,高个子眼疾手快的随便抬手就接住了安田的拳头,看着村上走过来赶紧叫起来,“巡警先生,这里有人打劫我!”

这个安田是不是缺心眼,村上心情复杂的想,他怎么总找比自己高的人打劫?

第三次安田似乎终于长教训了,盯上一个个子大概不到140cm超小只看上去根本不像国中生的男孩子,可是这次更猛,他刚把那个小家伙揪住,对方一脸不耐烦,“你干嘛?”

被迷之强大的气场震慑到,安田似乎也有点怯,周围路过的人都忍不住回头看着他,似乎在为他欺负可爱的小学生(虽然并不是)而觉得忿忿不平,但安田还有身为混混的尊严,很快定了定神,“打劫,臭小子,劝你最好把你身上的钱都,拿,拿出来.......”

然后迫于周遭压力安田把那个小家伙放走了——额,当然也有可能是被对方凛冽的眼神吓的。

太没用了!村上都有点火大了,虽然他身为片警应该希望这区域越少人惹事越好,安田勒索三次失败三次,也没法把他送到哪去关起来,只能批评教育之后再批评教育。

安田岔着腿,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俨然一副天上地下谁都不怕的模样,估计说的也没听进去,村上批评着也觉得没趣,照本宣科的把教育守则上的内容念了一遍算是交差,安田走出去的时候村上才忍无可忍冲着对方喊着,“以后老实点,别再让我看见你了!”

巡警工作还算清闲,村上和晚班的同事交了班,换上自己的衣服往家走。最近梅雨季也挺让人头疼的,总有小雨窸窸窣窣,晴不出三日,村上从包里摸出折叠伞撑开,还好早上出门老妈塞了伞,不然......嗯?

路边暗巷里闪过一个熟悉的身影,村上倒回去,果不其然,安田蹲在巷口,怀里抱着一只只有玩具那么大的小狗,他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裹着小狗,自己只穿着一件黑色背心,从头到脚差不多都淋得透湿,安田却还轻轻爱抚小狗柔声安慰着,“没事哦,等天晴了就带你去找妈妈好不好?”

看不出来这人还挺有爱心的,村上看着安田冻得发抖却还要保护小狗的样子不禁有些心软,“喂!”

“嗯?”安田回头看到村上又恢复警惕,抱紧了怀里的小家伙,摆出凶相,“干嘛!”

“饿不饿?带你去吃点东西。”

村上家开着一家洋食店,父亲和母亲经营,村上对这些没太多兴趣,便去找了片警的工作,父母对此还抱怨过一阵。今天雨天估计店里不会有太多客人,村上带着安田推开门,让安田在店里先坐下,自己去楼上住的地方取了条干净的毛巾下来直接搭在安田头上,“自己擦干净。”

“哦,”安田似乎还有点拘谨,抓着毛巾把头发揉干,雨水冲去发胶安田的头发散下来显得乖巧许多,他看着村上往一只纸箱子里堆满碎布,再把小狗放进去,小狗似乎挺满意这个新环境,欢快的叫起来,安田这才安下心来,“村上巡查居然家里在开洋食店啊?”

“是啊,老爸的兴趣,”村上端着两份咖喱饭走过来放在安田桌前,递给他一把勺子,“请你的,不用付钱了。”

“这样好吗?”安田刚想拒绝不料话音未落肚子已经自觉的发出一声响,他窘迫的低下了头老实接过勺子,“我开动了。”

一份咖喱饭大概是没法填满一个饥肠辘辘人的肚子,村上不动声色的又往安田碗里加了些让安田更加不好意思,他自己也觉得白吃人家的饭不合适,便主动提出帮忙洗碗。

村上撑着头看着安田挽着袖子在洗碗池里认真刷洗着勺子和盘子,看样子应该是平时自己做事才能练就的熟练,他突然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反正老爸也缺人手,现在的年轻人哪个都不愿意待在小洋食屋帮忙,不如借机挽救一下失足青年?安田虽然看上去挺不像话但大概本性并不坏,打劫什么的都是狐假虎威而已,其实还算老实单纯,兴许帮帮他也是好事,“安田,那咖喱可不是白给你吃的?”

“诶?”安田眨着眼睛有点懵,大约是囊中羞涩讲话也语无伦次起来,“那我,我过几天就还给你!”

“你拿什么还?”村上抱臂看着他,“又打算去勒索小孩子吗?”

安田心里事一下就被猜中了,低头红着脸不说话。

真是不会撒谎啊,村上忍不住抿嘴笑了笑,努力做出严肃的样子,“那这样吧,你就在这里打工几天,就拿来抵消这顿饭钱了,钱当然还是靠劳动赚取比较好啊。”

“真的吗?”安田兴奋的叫起来,嗓门也不知不觉提高几个八度,村上第一次看见他这么直率的笑容,露出的两颗兔牙为本来就挺清秀的面容更添一份灵动。

居然还是个挺可爱的家伙,村上想。

“可是,村上巡查,”安田担心的望了望角落里的纸箱,“它怎么办?”

“你一个人没办法养活它的吧,”村上思索着,“把它放在我这里吧,你要是每天来工作就能看到它了呀。”

“对哦,”安田不假思索的马上接受了这个建议,连忙站得端端正正的,面朝村上鞠了一躬,“请多指教!......疼疼......”

他用力过猛一下把脑袋磕到了桌上,懊悔的揉着自己的脑袋,村上又好气又好笑,向一边还在收拾的男人努努嘴,“那才是老板,跟他说去呀呆子。”

安田就这么在村上家的洋食店开始工作了,村上和他约法三章,不许去小钢珠店,不许去打劫学生,不许说话不加敬语,“还有你把刘海给我放下来,表情太吓人的,客人被吓走了怎么办。”

村上父亲也奇怪,明明对经营毫无兴趣的儿子怎么突然开始热衷于指导员工,不过好在安田工作还是挺认真的,被村上严格打压下摇身一变成了乖巧懂事的好青年,老人家便也不再多说什么,甚至手把手教安田做咖喱,对这个新帮手也相当满意。

空闲的时候,安田会牵着那只小狗出门散步,按照约定去帮小狗找家人,可是数月过去也毫无头绪,一人一狗在每天的同行中也慢慢熟了,有时傍晚遇见下班的村上,两人会一起牵着狗把它带回洋食店,再一起吃过晚饭后安田才离开。

“信酱,”有一天安田突然问起来,“你说咖喱到底需要煮几次呢?”

“问我做什么我又不会做咖喱饭,”村上说,“不过就算煮好了也还能继续往里面加香料继续用的吧。”

“果然人生就像咖喱呀。”

“哈?你在说什么。”

“人生也是反复多次的体会才能明白其中的道理啊,像咖喱的调料一样,用的多了才明白应该怎么做呀。”

“完全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村上武断的摇头,“倒是你和那个老头越来越像了,总是讲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讲一些莫名其妙但是总有一天会让人顿悟的话,村上在心里补充,其实安田说的没错,看人也是一样,第一眼不喜欢,第二眼反感,但是到了第三次则会有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他看着安田拎着饮料走在前面,回头看着自己不动恍然大悟似的先一步走进门,转过头对着村上笑起来,“欢迎回来——”

果然安田这个人,第一眼觉得傻,第二眼还是傻,第三眼还是一样没有变化。

村上轻声笑起来,向着门口走过去在安田柔软的发旋上轻轻拍了一下。

“我回来了。”

(END)

评论(3)

热度(44)